最新公告:     海峡阅读网投稿事宜  [admin  2009年11月7日]        
 海峡阅读网 > 读书与评介 > 正文
专题栏目
更多内容
最新推荐 更多内容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更多内容
申公巫臣:操纵春秋历史的小人物         ★★★
申公巫臣:操纵春秋历史的小人物
作者:宇文若尘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8279 更新时间:2011-5-31 20:39:44

 春秋时代,当中原的晋楚争霸渐渐落下帷幕之际,南方的吴越两国却先后崛起,它们之间的争霸活动,遂取代中原各国争锋,成为新的历史焦点。

  在这个历史大势的转变过程中,有个小人物的一番阴谋,起到了关键作用。

  这个阴谋的起因,跟最俗套的小说一样,跟一个绝世美女有关。这位美女没有在历史上留下名字,只有一个称呼方式,叫做夏姬,郑国国君郑穆公之女。她“是一位绝色美女,从她的沧桑经历和因她引起的国际战争,我们可以肯定,她一定是世界上最最具有魅力的女子之一”注1。她的长相据《列女传》的描述就是“美好无匹”,这个在今天看来朴实无华的词汇其实已经超越所有美女了,因为在同一本书中,即便是褒姒、妲己之类大名鼎鼎的“祸水”,用于形容她们外貌的也不过“美于色”、“姣好”之类的普通词汇而已。

  夏姬之美,美得颠倒众生,美得见过她的男子不论老少都为之神魂颠倒,比起同时代引发特洛伊十年大战的西方美女海伦,其亡国祸水的程度,不知要高出几倍。据史书上的说法就是:“公侯争之,莫不迷惑失意”。

  围绕着这个美女,一系列的征战、亡国、博弈、阴谋在各国间上演,最终,上文提到的那位不起眼的小人物——申公巫臣,用一条处心积虑十几年的阴谋,笑到了最后,成为最后的赢家,最终抱得美人归且收获了爱情,但也付出了整个家族被人所灭的代价。

  激愤的他想出一条超越时代的策略去间接实现为家族之人报仇的心愿——用阴谋,他赢得了爱情,还是用阴谋,他实现了为家族之人报仇雪恨的心愿,然而无意间他也改变了历史的进程,左右了历史的走势,引发了春秋霸主楚国的衰弱、蛮夷小邦吴国的崛起,以及一系列历史的变动……

  (1)

  先说夏姬的成名经历。

  夏姬还没出嫁,据说就跟自己的亲哥哥子蛮——历史上的郑灵公勾搭上了,郑灵公也成为死在夏姬裙下的第一个男人。

  春秋时代的人观念开放得很,夏姬后来出嫁了,嫁给陈国一个大夫夏御叔,过上了一段还算幸福和睦的日子,并且生了一个儿子,取名夏征舒。但是夏姬的人生注定不会平静,也没多久,夏御叔也死了,死因不明,但是很可能跟子蛮一样,属于纵欲过度而死的。据说夏姬天生就会异术,不但外表美艳不可方物,在男女方面也很有一套,会懂得采阳补阴之术。

  最离奇的一幕出现了。

  守寡之后的夏姬并没有因此过得寂寞,有三个身份极为尊贵的宾客登堂入室,每日带给她空虚的快乐。三人分别是陈国国君陈灵公、陈国大夫孔宁和仪行父。三个男人和一个女人,不知道他们是如何平衡相互之间的关系的,总之居然还是相处融洽,夏姬还给他们每人各自送了一件内衣,而三人则居然得意洋洋地穿出来在朝堂之上公然展示:我的这件比你们的看起来更有情趣……

  这样的事例,不是凭空杜撰出来的,而是明明白白记载在《史记》、《左传》、《列女传》等各类史书上的文字。

  君臣三人同时迷恋于一个已经生育多年的女子,实在有点罕见,而且他们之间这种关系居然保持了多年——之所以如此魅力非凡,据说乃是因为夏姬驻颜有术,能够老而复少,一直保持少女的体态和容貌。据《列女传》的说法就是:内挟伎术,盖老而复壮者。这种说法到了明代艳情小说《株林野史》里面,就演化为“熟谙房中之术,(到三四十岁仍然)容颜鲜嫩,如十七八岁好女子一般”了。

  而小人物申公巫臣之所以登上历史舞台,有一个极大的可能就是他在出使各国的过程中曾经路过陈国,并见到了那个让天下男人都神魂颠倒的美女夏姬。

  就是这样一个不经意的见面,从此在巫臣心里埋下了不可遏止的欲念:有生之年,我一定要得到那个让全天下的男人都流哈喇子的美女!蝴蝶扇一扇翅膀,在大洋的彼岸掀起一场暴风雨,历史,就是这么不经意因之发生了剧变。

  申公巫臣是楚国人,或许是楚国公族之后,但总之,在此之前一直默默无闻,在此之后似乎也不怎么出名,但他将因内心不可遏止的欲念而展开一番阴谋,在得到美人夏姬的同时左右历史的进程。

  此时楚国的国君正是历史上那个“不鸣则已一鸣惊人”的楚庄王,也是春秋五霸中最具人格魅力的一位霸主。楚庄王经过多年蛰伏,正琢磨着以什么样的方式北上争霸,恰好,陈国因夏姬爆发的内乱给楚庄王送来最好的出兵理由。

  陈国君臣三人与夏姬的奸情闹得沸沸扬扬,他们整日在夏姬的家里株林(夏姬之夫的封地)寻欢作乐,闹出的绯闻不但传遍陈国的每个角落,而且居然还被人写进歌谣里,收录到《诗经》里面——孔夫子整理诗三百的时候也没舍得删掉,所以,直到今天,人们还能见到这首描述这场旷古未有的奸情的诗:

  胡为乎株林?从夏南。(去株林做什么?找夏南)
  匪适株林,从夏南。 (去株林做什么?还是找夏南)
  驾我乘马,说于株野。(驾起我的马车,到株林之野找乐子)
  乘我乘驹。朝食于株。(骑上我的宝驹,到株林去花天酒地)
                ——《诗经.陈风.株林》

  注:夏南是指这块土地的主人,这里当然是指代夏姬了。

  春秋时代的男女之风确实开放,如果夏姬只是单纯跟这三个男人胡闹下去,大概除了增加一点为陈国国民街谈巷议的花边新闻之外,似乎也没什么特别值得非议的地方。但是,这三个男人实在不是东西,他们有天在再次大肆玩乐醉酒之后,居然将玩笑开到夏姬的儿子夏征舒身上。

  陈灵公醉眼朦胧,指着夏征舒对两个大夫道:这小子怎么看怎么像你们的种!

  国君客气了客气了,我看是您的种才对!两个大夫反过来恭维说。

  哈哈哈,到底是谁的种,我也搞不清楚,大概我们都有份吧!

  三人肆无忌惮地大笑着,完全没注意到夏征舒眼睛里渐渐冒出的屈辱之火!

  彼时,夏征舒已经是十八岁的成年人了,且担任了陈国的司马一职,掌控着全国的兵马大权,你说受此屈辱他会怎么想?

  三个恬不知耻的男人酒足饭饱、玩到尽兴之后,准备驾车离去,国君在前,两大夫的车马跟在后面,刚刚走出没多久,突然一阵密集的箭矢如雨点般射来,挡前的陈灵公立刻被射成了刺猬,极为难看地死在马车里。

  是夏征舒,满腔怒火的他早就埋伏了军队等候多时了。

  跟在后面的两位大夫孔宁、仪行父见势不妙,醉酒全醒,掉头逃出。他们这一逃,逃到了楚国,就将楚庄王给引到陈国来了。

  夏征舒在杀了陈灵公之后,一不做二不休,干脆自立为王——他本来就是陈国公族之后只是血缘已经远了罢了。

  但是他的君位是不可能被国际认同的。

  春秋时代楚国在华夏诸国间的地位类似今日美国在世界各国间的地位,听说夏征舒弑君自立,楚庄王自然大为兴奋,立刻调集军队,号令诸小国一起率兵攻打夏征舒。

  春秋时代的陈国只是不足为道的小国,且夏征舒负有弑君篡位的罪名,所以陈国军队士气低落无心抵抗,很快被楚庄王率领的国际部队击败。夏征舒被活抓,被处于“车裂”并将尸体碎块展览到城头的极刑(惨不忍睹啊)。

  (2)

  据说,十年特洛伊大战结束后,那些战争的英雄们回到原来国家后有天聚在一起,突然冒出一个想法:我们打了十年的仗就为了一个女人,到底值不值得?

  到底值不值得呢?

  答案在美女海伦出现在众人面前之后立刻揭晓,海伦惊艳出场,众英雄目瞪口呆之余齐声大呼:值,太值了!

  就是为了她,这个漂亮绝伦的女人,
  特洛伊人和阿开奥斯人干戈相向,
  忍受磨难而毫无怨言。她就象永生的女神……
        ——《荷马史诗》

  同样的问题摆在楚国君臣面前,为了一个女人兴师动众,将陈国一国灭掉——人家可是舜的后裔啊,根正苗红——惹来各国非议,值得吗?

  然而夏姬的出场立刻给出了答案!

  土地、女人,都是战利品,在春秋这个所谓的“礼崩乐坏”时代,乃是通行的法则。

  楚庄王见到夏姬的那一刻,时间大概也是完全静止的,这位见惯美女的霸主应该也在感叹世间竟有此尤物。那么,女人既然也是战利品之一,作为楚军统帅,我占有她也是完全无可非议的吧。

  自然无可非议!此时孔夫子还没出生呢,谁会用礼仪道德那一套来你耳边呱噪呢?

  然而卫道士从来都是不缺的——不是后世一帮老儒,而是那位处心积虑垂涎夏姬美色的申公巫臣先生,他就跳出来竭力阻止了,他给出的理由是:“君召诸侯,以讨罪也。今纳夏姬,贪其色也。贪色为淫,淫为大罚。”(大王召集诸侯大军讨伐夏征舒,乃是吊民伐罪,现在要是纳了美女夏姬不是给人口实,说大王是为了女色而发兵的吗)

  多么冠冕堂皇啊,若非申公巫臣先生日后的作为,我们大概也得给他提前竖一块道德丰碑了。要说想实现自己的阴谋,没费大力气可不行,巫臣甚至连楚国人最不服气的周王(楚人有个口头禅叫“不服周”)都搬出来了:“《周书》上说过,要‘明德慎罚’,这个啊,就是周文王开创周朝基业的根本原因啊。大王要振兴楚国,笑傲诸侯,就不但要明德,更要……”

  楚庄王听得进劝谏,那在春秋五霸中可是出了名的,还没听巫臣把话说完,当即表示寡人要做明君,女色之类的于我如浮云,还是让夏姬离我远一点吧……

  美女是地球上最稀缺的资源,永远不乏希望拥有者,一样被夏姬的美色惊得目瞪口呆的楚庄王大将子反见此阵势,一阵欣喜,立刻上前求道:那不如赐予属下吧!

  按下葫芦浮起瓢,申公巫臣擦擦额头的汗,继续跟子反苦口婆心劝道:这个美妇人哪,是个不祥之人,天下美妇人多的是,何必一定要摊上她呢?怎么个不详法呢,你没听说过是吧?我说给你听听啊!

  巫臣伸出一只手掰着指头算给子反听:夭子蛮(亲兄),杀御叔(亲夫),弑灵侯(国君),戮夏南(亲子),出孔、仪(两大夫)……等等,还没完呢,五个指头不够数,我还有另一只手!

  巫臣还没伸出另一只手,子反连连摆手:罢了罢了,这个白虎星,老子不要也罢!

  好了,排除掉威胁最大的两个竞争对手了,申公巫臣有些得意,心底那个小算盘盘算着,事情正在一步步朝自己预想的方向发展。

  按照巫臣的设想,最好的结果是夏姬被送回娘家,也即郑国,那样他就有很大的机会娶到夏姬了。然而,风云突变,半路突然杀出一匹黑马,楚军阵营有一员叫襄老的战将刚死了老婆不久,听说绝世美女夏姬居然没人肯要,当即兴冲冲地去跟楚庄王讨要。他只是个粗莽武夫,所谓不祥之人他根本就不在乎——楚庄王也没二话,当场将夏姬赐给襄老。

  申公巫臣只有打落牙齿合肚吞,两眼冒火地看着美人曼妙的背影转入襄老的营帐。

  巫臣绝不甘心,继续在暗中等待机会,而机会确实也很快到来了。襄老也没有多少福气享受这位娇艳的美人,得到夏姬仅两年,就战死在楚庄王扬名立万的“邲之战”中,连尸首都被对手晋国人夺去。

  顺便一提的是,据说襄老在外征战,夏姬居然又与襄老的儿子黑腰勾搭上了,看来水性杨花这个词真不是白用在夏姬身上的啊!

  可是按照之前的规律,与夏姬有瓜葛者,没一个有好下场,这位黑腰,日后也是不明不白地死掉,死因仍同夏姬有扯不清的关系。

  襄老之死,令几乎陷入绝望的巫臣陡现希望。

  不久楚庄王也死了,楚庄王在短短几年内几乎打遍天下诸侯国,先将陈国灭掉(后来听从劝谏又给予复国),随后带兵横行夏姬的娘家郑国,逼得夏姬的弟弟郑襄公“肉袒牵羊”走到楚庄王面前谢罪;紧接着又在“邲之战”中将老对手晋国人彻底打服;再过两年,以创纪录的五个月时间将宋国围得“易子而食,析骨而炊”——放眼天下,再也没有一个国家敢跟楚国叫板了。

  楚庄王一生灭国二十六,开地三千里,带着这份足以傲视所有伟大先王的功业,楚庄王满意地离开了人世。然而楚庄王一死,也让申公巫臣得到夏姬的机会更增大一分,因为接位的楚共王年仅十岁,他很信赖父亲留下的一帮重臣,这其中也包括申公巫臣。

  一个新的计划形成:

  巫臣先私下找过夏姬,许下一个庄严的承诺:你回郑国吧,我会用最隆重的礼节——聘娶你!

  但是要以什么合理的理由回去呢?怎么说你现在也是楚国人的媳妇,动静都要给楚王知道。巫臣派人冒充郑国的使者来告诉夏姬:你战死沙场的老公襄老的尸体可以要回来,不过你要亲自到郑国才能迎回。

  于是夏姬去向继任的楚共王请示。年轻的楚共王转而去问经常出使各国的巫臣,巫臣趁机讲了一大通道理,分析各国间的局势,然后得出结论:以郑国目前的处境,可以从晋国那里得到我们楚国子弟襄老的尸首,但是必须要襄老的未亡人夏姬亲自去郑国迎接才行。

  于是楚共王准许夏姬归国——好了,下一步就是巫臣自己的事情了。

  借着一次出使齐国的机会,申公巫臣前往郑国,跟此刻的郑国国君郑襄公——夏姬的弟弟正式提亲,而且,要注意了,巫臣用的确实是“聘”这种礼节,也就是要娶半老徐娘的夏姬做正室夫人——妻,在古代妻与妾是有严格区分和天差地别的地位的。

  郑襄公见到早已嫁过人且生育过近三十年的姐姐还有人家用如此隆重的礼节娶走,当然也是大为高兴,当下满口答应下来。

  好了,处心积虑十几年了,绝色美人夏姬终于抱到怀中了,但是巫臣根本来不及高兴,立刻要面对新的问题:即便得到美人,也得要有一个合适的地方呆着不是吗?楚国是不可能回去了,夏姬的父母之国郑国也不适合呆着——距离楚国太近了,而且弱得不行,楚庄王在世时刚刚被打得满地找牙,不足以保证安全。

  那怎么办?逃吧,向北,远远地逃,逃到天涯海角,逃到任何一个能够给予他们立足空间的地方去。

  申公巫臣舍弃了在楚国的一切:名利、地位,还有整个家族!

  就为了能够得到那位美得无法形容美得无法抗拒的美女夏姬。

  (3)

  辛苦啊辛苦!眼见美人就要到手了,巫臣乐得夜里做梦都在偷笑,在大白天也是时时处处在脸上挂着掩饰不住的喜悦之色。但是这种喜悦差点让事情提前暴露。

  在出使齐国的路上,巫臣遇见了一位楚国的老熟人,那位熟人一见到巫臣就惊呼:好生奇怪啊,观君的面相,既有出使三军的责任,怎么还看得到金屋藏娇的喜色,您不会是偷了人家的老婆准备逃跑吧!

  这一说,把巫臣吓得要死,当即加快行动的步伐。

  千里大逃亡正式上演!

  巫臣携带美人夏姬北上,向东逃窜,想入齐国求得政治保护,但此时齐国刚刚打了个大败仗,举国哀矜,巫臣一咬牙:不入不胜之国!

  接着逃,东边不行,那就向西吧!

  对,向西,到楚国的死敌晋国那里去,晋国向来有接纳楚国外逃人员的习惯,以至到日后还有一个“楚才晋用”的说法。于是,巫臣被晋国接纳,并被赐予“邢”之地,这样,巫臣就有了一个新的称呼方式:邢侯。

  然而,事情就这么完了吗?

  不,远远没有结束!申公巫臣是跑了,但他原来的家族还留在楚国,为了这个阴谋为了这场辛苦的爱情,他付出了整个家族被灭的代价。发觉到上当的子反联合与巫臣有过节的子重(楚庄王弟)一起动手,两人在楚庄王死后,是托孤重臣,大权在手,天下我有——很干脆地下令清算,一番叽哩卡擦,将申公巫臣家族连根铲除,所有家产两人瓜分,顺带连那个倒霉的黑腰一起干掉。

  几百颗血淋淋的人头成为这场辛苦爱情祭台上的牺牲品。

  对于这件事,最广泛的评价就是:夏姬这个女人,以残花败柳之姿(最保守估计也要近五十岁了),还能让申公巫臣付出破家灭族的代价,真的不愧“世界上最最具有魅力的女子之一”的称号。

  但是巫臣依然要为无辜死去的族人报仇,他从晋国给子反与子重两人送去了一封信,信中咬牙切齿地宣誓道:尔以谗慝贪婪事君而多杀不辜,余必使尔罢于奔命以死。

  成语“疲于奔命”即是这么来的。

  按照巫臣的一贯做法,他不可能亲自操刀上阵去与仇人对砍,他唯一的应对方式还是展开阴谋,让对手死于无声无息之中。最初,他的阴谋仅仅是要得到美人夏姬而已,然而随着事件的进一步发展,巫臣不得不继续展开阴谋,继续以一个小人物的身份,左右历史的进程。

  巫臣的灭族仇人子反与子重两员楚国重臣,架着年仅十岁的新楚王,继续北上跟中原大国争霸,并在楚庄王死后第二年纠集了前所未有的十四个国家一起会盟,子重代表年幼的楚共王,成为这次会盟的执牛耳者,史称“蜀之盟”,这个事件标志者,在楚国历史上最伟大君主楚庄王的余威影响之下,楚国的霸权达到了巅峰。

  但是,巅峰之后就是下坡路。

  子反、子重两人,继续领着蛮横勇猛的楚军横行中原,然而,事情渐渐不对劲起来,从前楚国的附庸小国吴国却不知何故变得狰狞起来,它屡屡在楚国大军北上之际,从背后偷袭楚国,今日吃三城,明日割五城,一点一点蚕食楚国的躯体。当楚国将大军调集回来的时候,它却总是如乌龟一般迅速将头缩回壳内,让你找不到半点办法对付。

  当时可谓蛮夷之国的吴国可不跟你讲究什么礼义仁信,何况春秋时代,讲究礼义仁信的宋襄公争霸不但以惨死收场,而且还成为历史的笑料。吴国从此成了楚国背后的疯狗,今天咬一口明天咬两口,活生生将楚国从生猛的“楚蛮”咬成奄奄一息的病猫。

  这一切,正是申公巫臣在背后操纵的结果。

  (4)

  吴国本来是极为落后的蛮夷之邦,直到不久之前才第一次出现在《左传》上,那时它跟许许多多个小国一样只是楚国的尾巴国,在春秋这种乱世依附在大国楚国之后求得生存空间。是申公巫臣想出的策略——扶持吴国壮大以对付楚国。

  春秋以来,晋楚一直纷争不断,谁也奈何不了谁,作为春秋第一霸主国的晋国,为了充当中原华夏诸国抵御“南蛮”楚国北上的带头大哥,一代代雄才伟略的晋君总是要辛苦地与一代代同样雄才伟略的楚王争斗,但是从楚庄王时代起,晋国已经彻底感觉到吃力、难以抵挡了。就是这个时候,楚国的外逃人员申公巫臣适时跳了出来,贡献了扶持吴国打击楚国身后的策略以缓解晋国的正面压力。

  申公巫臣亲自出使吴国一趟,带去了兵车这种吴国人看来无比新鲜的玩意儿,并且将儿子狐庸(有的书上作狐永)留下来做技术总顾问,将中原先进的技术带到吴国去搞扶贫开发,将吴国扶持成长为新兴强国。吴国在此之前甚至连车轮子都还不知道利用,运送东西靠的是船,在陆上就用人背,但是申公巫臣父子来了,他们将步兵战车送来了,将战阵兵法带来了,并且将叛逆的思想也带来了:为什么要给楚国当小弟呢,自己充大佬多好!

  于是吴国也自己称王(春秋诸侯国称王的第二个,楚国是第一个),开始向昔日的老大楚国频频挑战!

  吴国的崛起,就是楚国噩梦的开始!

  楚共王七年,吴国趁着楚国大军北上争盟之际,突然起兵伐巢、徐两个楚国传统的小弟(其中巢国还是已经并入楚国了)。子重闻言,千里南下,结果疲惫不堪的楚军刚刚赶到,吴军早就沿着水路撤回去了。随后,楚国刚刚纠集了一帮大小国家在中原地带搞会盟,吴国人又驾着巫臣传授过来的兵车袭击了楚国的“州来”,子反、子重再度奔命而来,但是结果还是两手空空——人家吴国早带着满载的战利品高高兴兴地回家去了。

  一年之内,子反与子重两人,在晋吴之间来回奔命达到七次,行程合计超过两万里,累得吐血。“蛮夷属于楚者,吴尽取之”,楚庄王开创下的霸业,就这样一点一滴慢慢被吴国这个不讲究游戏规则的新兴国家吞噬。

  然而这仅仅是刚刚开始而已,申公巫臣的誓言虽然部分实现了,子反与子重两人确实被整得疲于奔命,但是,要注意,誓言的全部是:罢于奔命以死。

  让你们为我家族的几百条人命血债血偿才是终极目的。

  楚共王十四年,晋楚这两个百年老对手再一次为了争霸爆发大规模战争,此即为春秋五大战的最后一战也是晋楚之间三大战的最后一战——鄢陵之战(前两次分别为楚成王对晋文公的城濮之战,楚国败;楚庄王对晋景公的邲之战,楚国胜)。战前,子反与子重这两大楚国的顶梁柱却爆发内讧,并且被对手侦知,最后楚国大败,子反甚至因醉酒不省人事导致楚军的最后大溃败,在战后难咎其责,于是自杀谢罪。

  楚共王二十一年,在同生猛的吴国的作战中屡战屡败、屡败屡战之后,巫臣的另一个仇人子重终于是心力憔悴了,在这一年的一次重要战争中,尽管兵员是经过特殊挑选的、战前大军还屡屡搞实战演习的备战情况下,子重率领的楚军仍然再度败于吴军之下,不但有一员大将被吴人生俘,且楚国的“驾”之地还被吴国人夺去——面对国人的一片指责,子重终于是再也无法承受了,发愤而死(史书上说“心病”发作,大概就是心脏病突发而死的吧)。

  而吴国,以屡屡击败从前的庞然大物楚国为标志,渐渐以一副新兴强国的面目出现在华夏诸国面前,它的崛起,成为各国无法否认的事实。到了吴王夫差时代,吴国甚至发动春秋时代前所未有的十万大军彻底击垮了老牌强国齐国。

  在晋国与吴国的夹击下,从第一代楚王开始就“筚路蓝缕”艰苦创业的楚国,最巅峰时曾经引起华夏诸国集体恐慌、大呼“南夷与北狄交侵,中国之不绝若线”(春秋时代楚国一向被中原诸国视作蛮夷)的楚蛮子,可以说霸权从此不复存在。到了楚平王时代,在“复仇男神”伍子胥和兵圣孙武的进一步打击下,几百年来从未遭遇兵灾的楚国都城郢都甚至被吴国大军攻破,楚国君臣的妻女都不得不被强迫到吴军长官帐中陪睡,楚国进一步衰弱,一度差点亡国。到了战国之初尽管有吴起改革的短暂复兴,但楚国始终再也无法恢复往日“独霸南半天”的辉煌了,只能名列战国七雄之一,到了秦始皇时代,国土面积几为其他中原五国之和的楚国也免不了亡国的命运。

  而吴国的崛起以及晋吴同盟的形成,可以说是由申公巫臣一手促成。申公巫臣无意中在报得私仇的同时,也改变了历史的走势。

  被弄得精疲力竭的楚国,意识到长久地两线作战下去迟早会亡国,于是,他们也决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乃去扶持吴国身后的小国越国——正是从申公巫臣那里得到的启发。越国也因之渐渐崛起,成为吴国的心腹大患。随后,在传统两大霸主楚国衰弱、晋国陷入内耗无力对外的情况下,原本默默无闻的吴越两国,渐渐走向历史前台,吴越间的百年争霸,越王勾践独敌两代吴王阖闾与夫差的故事,成为最为历史所瞩目的焦点事件。

  “从某种意义上说,夏姬与申公巫臣奔晋事件,是楚国由盛而衰的转折点(楚学学者魏昌)”,但是从更深层次的意义上讲,这个事件未尝不是春秋这段历史由“晋楚争雄时期”向“吴越争霸时代”过渡的转折点。

    (5)

  观夏姬一生,除了楚庄王之外,碰见她的男人,无一例外都滑倒于其石榴裙下,相应的,这些人也没有一个落得好下场,即便最后抱得美人归的巫臣,也付出了整个家族被灭的代价。只有在美色面前保持住了定力的楚庄王,毫发无损,最终成为一代霸主,单从这点来看,楚庄王宜其霸也!

  而夏姬之美,千年之后的我们,已经难以想象了,只能通过故纸堆里一个个血淋淋的例子从侧面见证这位一代妖姬那无可比拟的妖艳与美丽。

  可以肯定的是,有如童话里的结局一般,巫臣得到了夏姬,就好比王子娶到了公主,在楚国的百年对手晋国那里,两人从此过上了幸福快乐的日子(虽然这个王子与公主都已不再年轻)。从各种史书的综合记载来看,两人至少还育有二子一女,而且关于夏姬的绯闻也从此绝迹,所以我们几乎可以断定,巫臣不但得到了夏姬的人,也得到了她的心,绝世美女夏姬在年过五十之际,依然收获了真正的爱情。抛开那些为了得到美女而上演的尔虞我诈,单纯从童话爱情的角度讲——这真可谓最美满的结局了。

  申公巫臣,这个从不在史书上显山露水的小人物,这个至今仍为现代史学界有意无意忽略的超级操盘手,用其超越时代的智慧,抱得美人,成功复仇,甚而赢得美人心,即使青史不为留名,即使丹心不能垂照汗青,可那又有什么关系呢?赢了你,失去了世界又何妨?

  而夏姬,不但是对男人通杀而已,还拥有了历史美女所少有的记录:善终!

  在历史“祸水”排行榜上名列前茅的几位美女,下场都不怎么样:妹喜引起亡国死在流放地,褒姒引起亡国不知所踪、妲己引起亡国被杀、赵飞燕姐妹被杀。四大美女中也鲜有好下场者,按照一般的说法,西施在吴国灭亡后被斩(一说被范蠡拐走)、貂蝉被关公蒙面斩杀(民间最流行说法)、王昭君终老大漠荒沙、杨贵妃梦断马嵬坡。

  跟她们相比,夏姬的美丽有有过之而无不及,夏姬引发的亡国灾难有过之而无不及,但是,让上述这些人嫉妒的是,夏姬却能够在青春烧尽之后安享晚年得到善终。虽然申公巫臣还死在她之前,而且巫臣的两个儿子还因争夺家产大打出手,不过,这一切已经跟她无关了,年轻时引发无数流血纷争的夏姬,静静地渡过了生命的最后阶段,微笑着面对下一个轮回的到来。

  顺便再一提的是,在明代,夏姬可是大名鼎鼎的,绝不像今日这般被后来的四大美女压得没法翻身,少有人知。据说,她与潘金莲可是并驾齐驱的艳情小说的著名女主角。潘金莲的成名作有《金瓶梅》,以夏姬为主角的作品知名度要差点,艺术成就更是差了老多,不过要论“糟粕”程度也是不遑多让的,书名就是上文曾提过的《株林野史》,有兴趣的读者可自行找来参阅。

  再插一段话:

  夏姬之美,还可以从一个事例看出。

  夏姬与巫臣的女儿长大成人之后,得了母亲遗传基因的她,也是美得让人惊叹,但是却差点让人因此不敢娶她。

  何故?

  理由1:有奇福者,必有奇祸;有甚美者,必有甚恶!

  理由2:天钟美于是,将必以是大有败也(老天让她长得太美,就是专门派她来败事的)。

  你看看,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呀,不就是长得漂亮得太过分吗,这难道也是罪过啊?红颜祸水?长得太美丽难得是我的错吗?

  呵呵,这个,便是夏姬那难以表述的美丽的一种见证。

  ——
  注1:柏杨《中国人史纲》第八章第二节《楚王国霸权的隐忧》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海峡阅读网

    主办单位:福建省阅读学会

    凡作者所赐、会员推荐及本网站从各种报刊杂志转载之文章,其著作权、版权均归作者及出版者所有
    投稿邮箱:
    cxb9999@139.com

    海峡阅读网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福州文化传媒

    信息产业部备案
    闽ICP备09046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