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公告:     海峡阅读网投稿事宜  [admin  2009年11月7日]        
 海峡阅读网 > 读书与评介 > 正文
专题栏目
更多内容
最新推荐 更多内容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更多内容
赌上国运的饭局——北周五王刺杨坚         ★★★
赌上国运的饭局——北周五王刺杨坚
作者:宇文若尘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3203 更新时间:2011-5-31 20:42:49


  中国历史在由魏晋南北朝的分裂走向隋唐大一统的过程中,曾发生过一起“山寨版”的鸿门宴,请客吃饭的一方以国运为筹码,以饭局作赌场,开了一盘前所未有的大赌局,力图绝地反击,挽回局势,奈何,赌术未精,技不如人,最终,输了饭局,也输掉了那个一统天下的历史机遇。

  天下一统的起点在北周,北周在前代已据有关中、巴蜀之地的基础上,继而由一代雄主北周武帝宇文邕出兵消灭北齐、统一北中国。然而就在周武帝将眼光瞄准塞北江南,雄心勃勃准备花一两年时间实现天下一统的时候,出师未捷身先死,突然病殁在北伐突厥的路上。

  周武帝死后继位的周宣帝却让人大跌眼镜,不但全无父祖两代的雄才,甚至荒淫暴虐,干尽坏事,成为集商纣、夏桀于一体的有名暴君。

  周宣帝因荒淫过度,在位不满两年即驾崩,他死后,他的岳丈杨坚以丞相和外戚的身份攫取内外大权,控制局面,隐隐然有篡位之局。

  在这个历史的关头,五个已遭杨坚软禁的北周宗室王爷,决定发动最后一搏,摆宴刺杀杨坚:饭局上,由于五王之首的赵王宇文招在千钧毫发间的犹豫,没能发出那个行动暗号,导致刺杀失败。随之,五个宇文家族的王爷被一网打尽,北周最后残存的宗室力量被一扫而空,在反对力量已经微乎其微的情况下,杨坚得意洋洋地篡夺了北周国政,建立隋朝,是为历史上的隋文帝。

  这里的北周五王是一代英豪、“关陇集团”的创立者宇文泰的五个儿子,宇文泰一生留下十三个儿子,除去三个当了皇帝的,另有几位以其他方式死去,剩下的便是如今这命不由己的五人,分别为赵王宇文招、陈王宇文纯、越王宇文盛、代王宇文达、滕王宇文逌。

  北周五王之所以变成别人的笼中鸟,跟周宣帝的不肖有极大关系。周宣帝对宗室猜忌尤重,在即位的当天便将最具雄才的五叔齐王宇文宪诱杀,然后又将剩下这几个叔叔通通赶出京城,一人给他们划一块有限的地盘任其自生自灭。

  周宣帝自己因荒淫无度,才即位一年多即精尽人亡,且这一年多时间内已经干尽坏事,将一批骨鲠大臣诛杀一空,于是在他死后就造成内无宗室强援,外无顾命大臣,孤儿寡母任人欺侮的局面。在周宣帝淫威下也是数度死里逃生的杨坚乘机夺得辅政大权,将继位的八岁小皇帝掌控在手里,“挟天子以令诸侯”——待到在外的五王得知周宣帝驾崩的消息,权柄早就被外人攥在手里了,他们一回到京城立刻连行动自由都遭到了限制,更别提想在政权方面再插一手了。

  在此情况下,不甘心任人宰割的五王,决定铤而走险,邀请杨坚赴宴,准备伺机将其刺杀在宴会之上,夺回属于他们宇文家的江山社稷。

  这是一场摆明了的鸿门宴!

  杨坚,作为周宣帝的岳丈,未来的君临天下者,也不愧为一代豪雄,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仍然决定赴这场注定要充满刀光剑影,甚至可能付出性命的饭局。他的理由简单又充分:五人早被我砍去了鳞爪,还能玩出什么花样?

  在五王之前,北周宗室即曾有过一次行动,五王的侄子辈毕王宇文贤就跟五个叔叔打过招呼,打算对杨坚下手,但是行动失败,毕王及其三子被杀。杨坚本可就此顺手将五王牵连在内一并收拾,但他没有,他非常有耐心,要跟猫玩老鼠一样,慢慢玩,早晚玩死这帮笼中鸟瓮中鳖。

  若要评价杨坚,可说大奸大雄,兼又大智大勇,当时局面如此:北周五王回到京城立成笼中鸟,消息传出,天下鼎沸,杨坚篡位之势已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立刻有东边的尉迟迥(宇文泰外甥)、北边的尉迟勤(尉迟迥侄子)、西边的王谦、司马消难(现小皇帝的岳父)等北周的重臣贵戚起兵反抗,转眼间数十万反对大军此起彼伏,震撼全国,这便是史书上说的“三方构难”。在这种外有强兵反抗内有宗室阴觎的情况下,杨坚在派出人手四出镇压的同时,依然决定赴这场鸿门宴,可见其人胆色也非一般人所能及!

  饭局选在五王中最年长的赵王宇文招府上举行。

  按照鸿门宴的一般流程,请客吃饭的一方应该事先安排一个剑术高超的“项庄”,待到大家酒酣耳热之际,出来舞剑助兴,借机将目标“沛公”刺死在席间,随之一声令下,后堂埋伏的五百刀斧手蜂拥而出,乱砍乱杀,将“沛公”左右全部诛杀,一翻流血漂橹之后,大功即可告成!

  可惜以宇文招为首的五王显然不具备父兄的好手段,计划漏洞百出,“项庄”人选居然没有事先安排,情急之下,宇文招决定亲身担任这个角色。

  几番觥筹交错之后,宇文招端着个瓜盘殷勤地请杨坚吃瓜,期间刺瓜的小刀就在杨坚喉咙间闪闪,但宇文招摆弄了几次,就是没有胆气刺下去……

  摆宴者忘了安排“项庄”角色,赴宴者却早带上了自己的忠实“樊哙”作守卫。眼见事情不对劲,杨坚的“樊哙”立刻挺身而出,他扣刀上前对杨坚大声道:“相府有事,不可久留。”

  这位扮演“樊哙”角色的壮士名叫元胄,属于北魏宗室后裔,宇文家的江山正是从他们祖先手中夺去的,而且他本人之前乃是在齐王宇文宪手下效力,现在连齐王都被周宣帝所杀,故而在此历史关头,他就坚决地倒向杨坚一边(当然,平日之时,他跟杨坚关系极好,这也是他坚决支持杨坚的重要原因)。

  赵王一看,大是不悦,呵斥道:“我跟丞相谈事,什么时候轮到你说话的份了?还不退下?”

  元胄却兀自挺立不动,不仅没有退下,反倒像樊哙那样,怒目圆睁地盯着赵王看。赵王与他四目相对,心下一禀,气势立衰,犹豫了一下,第一次发出暗号的时机就此错过。

  有如鸿门宴上见到樊哙的项羽一般,赵王见了壮士也是为之气夺,问起其姓名来。

  “元胄!”壮士带着怒气地回复!

  “元胄?”赵王想起这人的来头了,赶紧套近乎暗示:“你不就是昔日为我五兄齐王效力的那位吗?诚壮士也!来人,赐酒!”

  元胄端起酒杯一饮而下,然后赵王假意道:“我岂会有不善之意呢?卿为何如此猜警!”但是元胄似乎并不买账,仍然忠心向着杨坚,眼神中针对对宇文招的敌意丝毫没有减轻。

  元胄所表演的这一幕幕,除了没有生吃猪腿之外,简直跟楚汉鸿门宴上的樊哙没有两样。

  眼见“樊哙”突然闯入坏事,赵王知道再也不能迟疑了,于是假装醉酒呕吐,想趁机离开座位到后堂去跟埋伏的刀斧手下令动手,又是“樊哙”出来阻止,元胄伸出一只手将“烂醉如泥”的赵王扶回座上坐好,然后亮亮腰间的佩刀将其紧紧“护卫”住,使其不敢随意动弹。

  赵王“吐”了数次,数次被元胄用腰刀“请回”座上。

  眼见事情就要被这个突然杀出的程咬金败坏,醉得“几乎不省人事”的赵王又发酒疯说喉咙干渴,要元胄到厨房去取些水来给他喝,但元胄像耳聋一般动都不动。

  事情的转机随之出现,五王中的滕王最后赶到,按照礼数,杨坚要起身下阶去迎接。趁这个当儿,元胄赶紧走到杨坚耳边小声警告:“事势大异,还是赶快回去吧。”

  杨坚不以为然,道:“他们手中又没有兵马,能有什么作为?”

  元胄大是焦急:“兵马本来就是他们宇文家的,如果我们被他们先下手干掉了,那就什么都完了。我不是怕死,但是怕死在这里于大事无益!”

  杨坚居然还不醒悟,迎接了滕王之后又回到座位上坐好,继续拼酒。一直警觉着的元胄又隐隐听得内庭有动静,“有被甲声”,磨刀穿甲的声音,刀斧手们快要按耐不住了。元胄知道再也不能耽搁了,立刻上前大声对杨坚道:“丞相府上事物繁忙,怎能在此消磨太久?”不由分说架起杨坚往外就跑。

  宇文招一见,急了,从座位上起身就追,但是情急之中他犯了最大一个错误,这个时候他本可发出暗号让卫士尽出,追上杨坚乱刀将其剁成肉酱,但是他居然没有这样做,而是亲身跑去追,追到房门口的时候又被执刀的元胄挡住,焦急万分却又无可奈何,只能眼睁睁看着杨坚溜到大门口,就此如放猛虎回到山林一般放走了杨坚!

  时机错失,事已无法挽回,赵王恨得将自己的手指都弹出血来!

  这场饭局上所发生的一切,是惊险指数达到100的活剧,事情的最终结果,“沛公”跑了,摆下这场饭局的人即将要为所有的一切好好付出代价!

  说赌上国运,完全没有夸张,刺杀失败的北周五王,隔天就被手握大权的杨坚以各种稀奇古怪的罪名逮捕,随之被悉数杀掉。不久之后北周这个国号就不复存在了,杨坚在花费数个月时间平定“三方构难”、再也听不到一丝反对之声后,逼令八岁的周静帝“禅让”皇位给他,将国号由“周”改作“隋”,然后接着北周统一北方的基础,轻松消灭南方陈氏小王朝,成为中国历史上第二次大一统功业的完成者,宇文泰父子两代创下的基业就这样为他人作了嫁衣裳。

  宇文家族最后被杨坚杀得一颗种子都没剩下来,从宇文泰以下,周孝闵帝、周明帝、周武帝、周宣帝的子子孙孙五六十号人被诛戮无遗,无怪乎清代学者赵翼大骂:(杨坚)窃人之国而戕其子孙至无遗类,此其残忍惨毒,岂复稍有人心!

  这场鸿门宴成功与否,只在毫厘之间,可以说,只要五王为首的赵王心中那根犹豫的弦被“衣服轻轻摆动”那样小的风给撩拨一下,发出那个行动的指令,历史就会变成完全不同的另一幅模样,可惜,历史没有假设,这场赌上国运的宴会,摆宴的北周五王,失败了,所以,其成功指数:0。

  魏晋南北朝分裂近三个世纪,是被世人遗忘的三个多世纪(黄仁宇语),这段历史经常被后人有意无意地遗忘。对隋文帝杨坚,人们也大多仅记住了他统一南北的历史功绩,而忽略了他在之前篡夺北周朝政所发生的一幕幕惊心动魄事件,因此,尽管这个事件是最典型也是堪称赌注最大的鸿门宴,但是,它在历史上却拥有一个与它的重要性完全不匹配的名气指数:5。

  点评:

  这场原本惊险万分的饭局,杨坚自始至终表现得有如深渊之水,沉稳得让人无法正视,真正体现了一个喜形不怒于色的政治家应有的胆气与魄力,着实叫人不能不佩服。

  不过这份沉稳,固然让人敬佩,然而也未免沉稳过头显得大意了,正如元胄所警告的那样:“兵马本来就是宇文家的,我们若死在这里,那就什么都完了。”倘若赵王不顾自身生死发出行动指令,护卫极少的杨坚断难难逃脱被人屠戮的命运。又或许,杨坚早洞穿了对手的每个细节,心里有数,故能做到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吧。

  总之,这场胆略与意志的较量,杨坚笑到了最后!历史,也记住了一个叫杨坚的人,成为了隋文帝,成为了继秦始皇之后中华帝国第二次大一统的完成者。宇文家之前为统一全国所作的努力,就此湮灭于历史的尘埃之中,少有人提及……

  历史,或许一直在遵照着固有的成王败寇法则,然而,杨坚在做了摘桃子的人的同时,也做了一个被历史称道的好皇帝,西方人对他推崇尤高,甚至认为他是比唐太宗清康熙等人更伟大的帝王。

  他统一南北、开创科举、修建光辉无比的新长安城,总总功绩,不应当因其似乎得国不正而得不到应有的肯定。

  “江山不管兴亡事,一任斜阳伴客愁”,这场饭局北周五王输了国运输了性命,但是历史却得到了一个值得称道的好皇帝,这是宇文家的不幸,但却是历史的幸运!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海峡阅读网

    主办单位:福建省阅读学会

    凡作者所赐、会员推荐及本网站从各种报刊杂志转载之文章,其著作权、版权均归作者及出版者所有
    投稿邮箱:
    cxb9999@139.com

    海峡阅读网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福州文化传媒

    信息产业部备案
    闽ICP备09046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