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公告:     海峡阅读网投稿事宜  [admin  2009年11月7日]        
 海峡阅读网 > 读书与评介 > 正文
专题栏目
更多内容
最新推荐 更多内容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更多内容
黑衣作天子——终结乱世的神秘预言         ★★★
黑衣作天子——终结乱世的神秘预言
作者:宇文若尘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3046 更新时间:2011-5-31 20:57:51

 南北朝后期,曾流传过一条神秘的预言,预言将有一位“黑衣人”降临成为天子以终结如今的乱世。

    出现这条预言的历史背景是自汉末以来达三百年之久的社会大动乱,先是汉末群雄逐鹿,各路英雄杀来杀去杀得北方大地“千里无人烟”;三国归晋后,统一不过维续三十多年,匈奴后裔刘渊扯起狼头大纛,五胡乱华,衣冠南渡,士族遂苟安南方二百多年,北方则先后出现了十六个由不同民族不同姓氏的人建立的国家,中土大地,血腥遍地。

    延续下来,即是如今南北对立的局面。南方为宋齐梁陈四个小朝廷中的第三个梁朝,北方鲜卑拓跋部建立的北魏立国百余年后,一场六镇大起义将帝国生生一分为二,是为东魏和西魏。

    天下,再度呈现一种三足鼎立的局面!

    这是个堪比魏蜀吴三国时代的“后三国”时代,此时,久已疲倦的中土大地终于看到和平的曙光,乱世天下,在合久必分分久必合的趋势中走到重新统一的历史关头。

    “黑衣作天子”的谶语,即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冒出,打开了一段乱世预言,预言将有一个人黑衣人,领导大家来终结这段乱世。

    当此之时,主宰天下者为南方的萧家(梁)以及北方双雄高家(东魏北齐)和宇文家(西魏北周)。但是,那个笑到最后完成天下一统的真命天子黑衣人,究竟会花落谁家呢。

    (一)、版本V1.0:亡高者黑衣

    北魏末年,天下大乱,草莽出身的高欢击败尔朱氏集团,入主洛阳城,再行废立事,从民间找来一位落难的皇族立为新皇帝,从此挟天子以令诸侯,征讨天下群雄,转眼间几乎平定天下。

    这个时候一条谶语却莫明其妙冒了出来:亡高者黑衣!此条谶语出自某个术士之口,仅见于历代正统的二十五史之中,佛学典籍不见记载。

    据说高欢本人很信这条谶语,相当忌讳,每次出门都不想看到和尚,因为当时和尚穿的僧袍统一是黑色的。而且据说后来在高欢干预下,东魏的僧人一度改穿黄色僧袍。自然,沙场上高欢统领的东魏军队,都穿黄色战袍。

    高欢的死对头宇文泰听说这条谶语则哈哈大笑:“我小名叫黑獭,就有个黑字,应谶的不是我还有谁?”当即连西魏旗帜、战甲、服色,全部改作黑色,一上战场,一片乌黑,看得高欢心头淤血:你不是见到黑衣人就恶心吗,我就让你恶心个够,哈哈哈!

    高欢一世枭雄,果真拿宇文泰没一点办法,不但手头掌控的皇帝(北魏孝武帝)跑了投奔宇文泰,自己在跟宇文泰的一生五战中,也是输多胜少。双雄博弈,高欢是家底一点一点耗光,精力一点一点耗尽,最后在《敕勒歌》的旋律中吐血而死。更离奇诡异的是,据说每逢两家大战之前,东魏都城邺城墙根底下就有黑黄两色蚂蚁先出来互咬一番,据说要是黑蚂蚁赢了,高欢出战必输,要是黄蚂蚁赢了,高欢还能赚点便宜回来。

    在高欢的最后一战中,他集结十万大军出征关中。出发前有部下拼死劝谏:高王,这次黄蚂蚁咬输了,死个精光,此行不利啊,还是等等时机再说吧。

    高欢不听,果然在玉璧城下顿军五旬,将一切手段耗尽也没能攻破这座坚城,最后发愤而死。

    传闻归传闻,高欢虽死,高家却未亡。高欢所生儿子虽然多数带有出格毛病,但作为政治家来说基本还是合格的,高欢死后,宇文泰又活了十年才死,在这段时间内,宇文泰也没能拿高家怎么样。两家还是在北中国大地并立着,谁也没灭亡谁!

    亡高者黑衣,还有待时间检验!

    转眼,高欢的二儿子高洋废掉东魏傀儡皇帝,自己坐了皇位,建立北齐王朝。高洋在位的最初几年,对内整肃朝政,朝堂为之一新;对外痛击北方各个胡族,打得这些强悍的蛮子四处乱窜,不敢窥觑中原一眼。连当时正以恐怖速度崛起的突厥,都畏惧地将高洋称作“英雄天子”,亦是不敢南下而牧马!

    但是这个英雄天子的后半载简直一塌糊涂,北齐王朝被称作“禽兽王朝”有一多半的功劳要算在他头上。高洋酗酒渐渐成为习惯后,脑子完全不清楚了,杀人杀上瘾了连自家人也不放过。还是受着“亡高者黑衣”的影响,有天,高洋突然问左右:“什么东西最黑?”左右莫明其妙,怕说错话被杀,只得老老实实地回答:“漆最黑!”

    高洋听说此语,大受刺激,因“漆”与“七”同音,居然怀疑上自己的七弟,同父异母的高涣。

    这个高涣据说自小天姿雄杰,俶傥不群,甚至如楚霸王般力能扛鼎,高欢都忍不住夸赞说“此儿似我。”在高欢诸子中他是唯一一位领兵亲征且在战场上斩下敌将脑袋的,但是应该是这种才略给他带来的灭顶之灾。

    高洋自小常受大哥高澄欺负,有真本事也只能隐藏起来装弱智,老大不小的一个人了还整天让鼻涕挂在脸上晃荡,找到机会登上皇位后,对弟弟们的本事自然防范得紧,再加上酗酒导致神经经常出现间歇性失常,遂将这个七弟抓起来跟另外一个为他所忌的弟弟一起关在猪笼子里,饮食吃住大小便都在里面,关了一年多,后来干脆扔了大把炭火在笼子四周,将两人活活烤死。

    高涣这倒霉孩子,因排行第七,“七”与最黑的“漆”同音,成了“亡高者黑衣”的牺牲品。

    高洋在位期间,据说很令西边的宇文家忌惮,西魏每年冬天都要派人将黄河河面的冰块凿碎,以防止高洋趁机派兵从冰上突然进攻。

    然而一切似乎都逃不出那个预言一般,酗酒越来越厉害的高洋经常自己口吐莫明其妙的话,这些话后来居然不少应验,因此有段时间高洋几乎被看成神汉一般,因为神汉经常就是疯疯癫癫的。

    高洋有天喝酒正酣,突然暴怒而起,端起酒杯摔在地上摔得粉碎,下诏宣布要带兵西伐宇文家。但等到军队被匆匆召集起来,高洋突然又大哭地对群臣道:“黑衣非我能制服。”西伐一事遂不了了之。

    西边穿黑衣的宇文家,命中注定一般,要成为高家的灭亡者,高洋亦是无可奈何!

    谶语的杀伤力在于,它才不管人们怎么神神叨叨去解释迷题的过程,只要最终结果应验就行。就算高洋杀掉自家老七,谶言还是照样应验。

    高家传到第三代,无愁天子高纬在位期间,黑衣人自西而来,席卷关东,经两战而灭高齐全境,从父兄时代起,寸步未能突破潼关关口的宇文家,在宇文泰第四子宇文邕的领导下,终结了两家三代人博弈的历史,实现北方一统。

    至此,亡高者黑衣,应验!

    (二)、版本V2.0 升级版:黑衣临天位

    在“亡高者黑衣”之后,预言升级为“黑衣临天位”,这下更接近那个天下一统的目标了。

    我们将目光从江北收回,投向江南,梁武帝在那篇开中国佛教信徒食素先河的《断酒肉文》中,开口先自称:弟子白衣……

    他想说本来匡正佛法是黑衣人干的事情,不是我这个白衣弟子应该着急的。

    黑衣人是什么意思,白衣弟子又是什么意思呢?上文提过,南北朝时代,僧人是穿黑色僧袍的,因此多以黑衣或缁衣代称僧人,而俗家子弟则多穿普通白衣,后以白衣(或素衣)相对黑衣(或缁衣)指代俗家子弟,佛教上所说的缁素之分即是指僧俗之别。

    在乱世里,佛家的因果轮回报应说,点亮了人们摆脱苦难的一盏希望之灯,于是乎,外来的佛教迅速传播,并很快如生物学上的外来物种一般,压得本土的儒道两家几乎无法抬头。穿黑衣的僧侣人口遍布南北大地!

    萧衍彼时虽是帝王,但尚是身穿白衣的俗家弟子,似乎不够格来应这个谶,于是干脆舍身为奴,受戒做了和尚,其四次舍身同泰寺的往事,天下皆知,这里就不多废话了。

    萧衍于是每天穿着黑色的僧袍诵经念佛,做了一名实实在在的黑衣人,似乎已是谶言所说的那个黑衣人了。

    然而事情远未那么简单,萧衍纵然是“天子”,也只是半边天的天子。彼时中土大地分隔南北,两边口水不断,南朝人骂北方人为“索虏”,北朝人蔑称南方人为“岛夷”,我说你是虏,你说我是夷,总之,只有我才是正宗,你是何方鬼怪?

    自认正朔的萧衍不过守着半壁江山。北方的“索虏”在著名的孝文帝改革之后,汉家文化浸染日深,自古就是天下中心的洛阳城渐渐回归为天下士族的精神领地。就连萧衍手下,寒门将种的陈庆之千里挺进洛阳城,回来后也不得不承认:人家洛阳搞衣冠礼乐比咱这里正宗呢,我看这个正朔的问题嘛,得再商量商量了!

    见过世面的南朝人自己都这么认为,那还有什么好说的呢!更郁闷的是似乎老天也不买萧衍的账,不久,另一条谶言流毒中土:荧惑入南斗,天子下殿走!这条谶语似乎专为配合“黑衣作天子”而出现,曾受评史上“十大”神秘预言之一。

    解释一下,荧惑是指火星,南斗则是星宿位置的名称。正常情况下,火星不该呆在南斗这个位置,当出现这种情况之时,即是表明天象异常,地上的人间天子就要因之发生异变。萧衍号称大学者,研究了半天也摸不清要发生什么异变,就自己搞了一套仪式:脱掉鞋子,赤脚到皇宫外庭院里跑了两圈,说是“天子下殿走”,以此表明我萧衍应天象,我才是天子。

    不久从北方传来消息,北魏孝武帝元修因与权臣高欢闹矛盾,一气之下逃出洛阳,西进千里投奔长安,在宇文泰羽翼下以关中为根据地搞了个新政权跟高欢相抗衡。

    这个这个!这不是谶言说的“天子下殿走”吗?萧衍一听,惭愧不已:怎么元修这个索虏也能应天象!

    自认正统所在的梁武帝居然不是天象所预言的“天子”!尽管高欢曾忧心忡忡地对部下说,江南躲着个吴地老头萧衍,专门搞衣冠礼乐,中原士大夫都认为他哪里才是正朔所在。高欢因此不敢在国内用重刑来整治贪污腐败,怕这些士大夫们都跑去投奔萧衍了。

    可事实却让萧衍脸面都不知道往哪里搁。萧衍虽然做过中原郡守都来归附他的美梦,但整日沉浸在佛经之中,钻研不透佛学真谛又臭烘烘地自认“功德无量”,被真正高僧达摩“并无功德”一语戳破尚不知悔悟。坐视北方双雄火拼而不思进取,晚年又开门捐盗,将侯景这个丧门星引入家门,结果以八十六岁的高龄被活活饿死。

    一生般若成何事?赢得江头载荻船!

    天下一统的美梦,从此距萧家远去。公元554年冬,萧梁第三任皇帝梁元帝的江陵政府又为穿黑衣黑甲的宇文泰大军所灭,萧梁帝国就此灰飞烟灭。

    尚黑的宇文家,南并潇湘,东吞中原,实力愈发膨胀,似乎最有希望产生那个预言所示的黑衣人。

    但是,到目前为止,那个黑衣人是谁,尚无法断言。

    (三)、终极版本V3.0:黑衣作天子

    尽管预言所示的那个黑衣人还未出现,但是黑衣人的影响已经无处不在,无孔不入,渗入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仅举几个小例,窥豹一斑:

    一,南朝有僧人惠琳以才学得幸于宋文帝,披貂裘穿高屐,与名士颜延之同议朝政,被称作“黑衣宰相”。

    二、据《魏书》记载,北魏洛阳城有三分之一的民居被改作寺庙。另据《洛阳伽蓝记》记载,北魏有寺庙四万所,僧尼两百万。而北齐国都邺城则于出现“缁衣之众参半于平俗”的状况,黑衣人几与俗家人口平分秋色。

    三、南朝的梁武帝以帝王至尊舍身寺庙,出家为僧,日夜穿着黑色僧袍念经诵佛,是不折不扣的黑衣人,上行下效,举国黑衣。梁武帝晚年,有臣子上书提出警告,若再不采取措施,将来恐怕会“处处成寺,家家剃落;尺土一人,非复国有。”黑衣的僧侣势力在萧梁国境已达其极。

    四、黑衣人大量涉及政治、军事、经济活动。北魏末年尔朱荣制造河阴屠杀,诸多王公大臣逃匿民间,其中多隐于寺庙穿起黑衣避难。另外,如造成北魏分裂的孝武帝出逃长安事件中,军人走散,靠一位僧人手持千牛刀护送传国玉玺。再如,陈庆之北伐,遭遇洪水,军队悉数被冲走,陈本人乃穿上黑衣,化妆成僧侣才得以逃回建康。经济方面,被西魏文帝尊为帝师的高僧道臻所在寺庙,拥有稻田百顷,俨然凌驾普通民众之上的大地主阶级;而有些以普渡众生为号的寺庙居然还蓄养奴隶人口为他们干活。黑衣人的身影无处不在。

    五、由于佛教的散播,道教渐被挤兑到几无容身之处,南有梁武帝下诏舍道事佛,连被誉作“山中宰相”的道教著名人物陶弘景,躲在在深山修炼,也要在道馆两旁各修青坛和佛塔一座,以表“两教双修”,死后更是要用佛教的袈裟入殓,陪葬器物,两教兼具。北有北齐文宣帝高洋下令灭道,据《资治通鉴》记载,高洋下令境内穿黄衣的道士要么归俗为民,要么剃度为僧,并连杀四位抗拒者,自此之后,北齐境内再无道士踪迹。梁国皇帝已舍身作黑衣人,北齐“后妃重臣皆受菩萨戒”,天下三方中,除了北周之外,另外两地黑衣(佛)都压倒黄衣(道)一枝独秀。

    六、周武帝在北周境内推行灭佛,勒令僧尼还俗,总共从寺庙中赶出一百万出家人,而当时北周总人口才九百万。也就是说北周国内,每九个人中就有一人出家为僧,算上在家修行的居士,长安城门上掉下一块巨石砸死十个人,有五个是僧侣,三个是居士,剩下两个则是准备上寺庙烧香拜佛的香客。而自宇文泰据有关中以来,宇文家的军队向来身披黑色战甲在战场上厮杀,且改革兵制为府兵制以来,一直走兵农合一路线,全国大部分农人皆着黑衣,加上百万穿黑衣的僧侣人口,北周举国浸染于一片黑衣之中。

    以上,就是黑衣人主宰天下的一个状况,所以,如果真如预言所说那样,出现“黑衣作天子”的现象,一点也不奇怪。

    而以当时天下局势来看,数北周最有实力完成第二次大一统的任务,这个预言所示未来将统一天下的黑衣人,若不是出自穿黑色战甲的北周军队,则最有可能崛起于穿黑色僧袍的僧侣群体。

    行文至此,北周军队的统帅本最有可能成为这个黑衣人!

    他即是宇文邕。从预言的最初版本成为灭亡高家的黑衣人开始,他已经充分显露统一天下的雄才伟略与雄心壮志。

    宇文邕亲政之后,大尊儒术,将历史的火车开回到中华文化正统的轨道上来,并在佛家之中发起了一场轰轰烈烈的国有化运动:僧尼通通还俗,寺庙全部收归国有!

    关于这场运动,佛家将其视作中国佛教史上四次劫难之一,即“三武一宗”灭佛案中的周武灭佛。毫无疑问,佛门中人对此是极为愤怒的,当代学贯儒释道的南怀瑾大师将宇文邕同其他灭佛的三位帝王一起骂作“不知正面治理”的昏君。

    现代史家则多将此事件看作一场积极的运动,认为经济因素是导致周武帝灭佛的主要原因,因为当时出家人太多,不事劳作不缴赋税,很多人“假慕沙门,实避调役”,为躲避劳役躲进寺庙出家为僧,且社会上平民纷纷“竭财以赴僧,破产以趋佛”,黑衣人已严重影响社会生产力的发展了。

    但佛家可不这么认为,他们集体声称,周武帝乃是受了那条“黑衣作天子”的谶言蛊惑,扫荡黑衣只为扫除皇位威胁!

    不管这段公案说法如何,对我们行文并无太大影响,至此,经过前面两个版本的逐渐润色,终极版本“黑衣作天子”这条谶言确确实实冒了出来。

    且看这次结果如何?

    曾有高僧怒斥宇文邕道:“陛下用你手中王权来灭我佛教,乃邪恶之人,邪恶之人将来不分贵贱都要下阿鼻地狱,陛下难道不怕?”

    阿鼻地狱是佛教中最罪大恶极者死后去的地方,下此地狱的人要受永无间断之苦,故又称无间地狱。遽然受此威胁,宇文邕仍不为所动,直视对方双眼道:“但令百姓得乐,朕亦不辞地狱诸苦。”

    宇文邕在北周境内灭佛,继而率兵消灭东边的北齐,统一北方,立刻又着手在北齐旧境内推行灭佛,这次成果更大,从寺庙赶出僧尼两百万人,加上原北周境内的灭佛成果,周武帝一共让三百万吃白食的僧尼变成为国家种粮纳贡的平民百姓。

    遭受大劫的僧侣们最乐意看到的事情很快出现:当周武帝将目光投向塞北江南,准备花一两年时间,“平突厥,定江南”,实现天下一统的时候,却突生恶疾,以三十六岁年纪死于北伐路上。

    这下好了,佛教徒们找到最好的攻击理由了:他遭报应了,全身生恶疮而死!同样的话在日后也出现在周世宗柴荣身上,他也灭佛,也在灭佛之后很快以三十多岁的壮年死去,因此佛家信徒很容易找到话柄。

    周武帝宇文邕成为灭亡高家的“黑衣”,只差一步没能成为统一中土“临天位”、“作天子”的黑衣。

    佛家对周武帝之死当然拍手大快,周武帝所作一切,都为佛家切齿,周武帝本人在各类佛学史籍中被咒骂之声不绝于耳。更有甚者,有一本叫《冥报记》的书绘声绘色地记载,周武帝因灭佛而在地狱天天受折磨,无法忍受,大呼告饶,乃托一人到阳间对那个最后的黑衣人道:你与我昔日曾共事,你府库里的布帛,都是我生前帮你储备的,我现在因灭佛而【在地狱里遭】受大苦,请你为我做功德赎罪!

    这种说法当然是无稽之谈,不过,借此,我们也引出了那个最后的黑衣人了!

    (四)、最后的黑衣人:沙门袭运为天子

    从“亡高者黑衣”,到“黑衣临天位”,再到“黑衣作天子”,谶语的三个版本已经先后出现,到目前为止,那个黑衣人却还未现出真容。

    如果说高家、宇文家、萧家这三家的命运都与其中一条相关联的话,我对此只能作一个评语:他们都猜中了开头,但猜不到结果!

    也确实,能让你猜中结果的,那还叫做谶语啊!秦受“亡秦者胡”的影响,大修长城以备胡人,结果却亡在秦二世“胡亥”这个“胡”手中。隋炀帝因“十八子作天子”而族灭陇西大族李穆一家,没想到最终夺了天下的却是他的亲表哥李渊这个“李”。

    上述三家都已灰飞烟灭,从今天的史书我们已经知道,最后完成天下统一任务的既不是高家,也不是萧家,更不是宇文家。那么,那个登临天位作了天子,主宰天下的黑衣人到底会是谁呢?

    最后的答案是:作天子的并非出自穿黑色战甲的北周军队,而是诞生于穿黑色僧袍的沙门——就是和尚了,谶语在终极版本之后又冒出一个注释版本:沙门袭运为天子。

    宇文邕之推行灭佛,僧侣尽数被赶出寺庙回归民间,但仍有少部分高僧大德躲入无人的深山老林坚持修行,更有一些朝臣不顾朝廷的严厉法度,偷偷将一些高僧供养在府中,继续参佛不息。

    关于这些事例,我想我们应该首先为这些人致敬,他们是真正为信仰而生的人;但从另外一个角度讲,从中我们也可看出,黑衣在当时的社会上有着怎样根深蒂固的影响。北周武帝也是顶着无比巨大的压力,动用世俗的皇权力量,才有办法做到这些,而这个力主推行灭佛的人物一旦死去,黑衣人的势力很可能立刻发动反扑。

    事实确实如此,在顶风作案的朝臣中,有一名北周重臣,将自己的师父——一位叫“智仙”的尼姑偷偷接到家中供养起来,仍然让她每天参佛修行。

    这名重臣不是别人,正是宇文邕的儿女亲家杨坚,宇文邕给太子娶了杨坚的女儿为太子妃,而宇文邕所不知道的是,杨坚的身后,有着深刻的黑衣僧人背景。

    在周武帝死后,继位的周宣帝也仅仅在位一年多之后,杨坚凭借其外戚身份,掌握了北周的内外大权,并于公元581年,废掉才8岁的周静帝,篡夺朝政,建立隋朝,并于八年后,在北周统一北方的基础上,将南朝最后一个小朝廷陈朝灭掉,统一天下。

    杨坚成为笑到最后的那个人。

    杨坚继位后,下了一道诏,重振佛教,诏书中有如此文字:朕归依三宝,重兴圣教;思与四海之内一切人民俱发菩提,共修福业。

    杨坚可谓黑衣人躲在北周政权中的“内鬼”,看看他的人生轨迹即可知晓:从刚出生不久,他就被父母托付给上述那位叫“智仙”的尼姑抚养,并一直穿着黑衣在寺庙中生活到了十三岁才回到家中,他的一生更是笃信佛教,他的小名叫“那罗延”,乃是佛教里金刚的意思,他的几个儿子小名尽是些“睍地伐”、“阿嬷”这类与佛教相关的名词,还有个儿子甚至想抛却帝王富贵出家当和尚——被杨坚反对乃止。

    杨坚可谓不折不扣的黑衣人。

    尽管有清人赵翼鄙视杨坚为人,并说“古来得天下之易,未有如隋文帝者”,但过程不重要,结果才重要,高家、萧家、宇文家,都没能成为一统天下者,最后摘取果实者,的的确确是一名黑衣人。

    黑衣作天子,在隋文帝杨坚身上得到应验!


    附记:

    谣谶或者预言之类的东西,事实上多是由后人意会得来,从现代人的角度看是极不科学的,且上述几个版本的预言之间其实并无联系,我在故纸堆中偶然看到这些,觉得有点意思,就把它们总结归类出来,算是魏晋南北朝这段历史由分裂走向统一的另一种角度的解读。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海峡阅读网

    主办单位:福建省阅读学会

    凡作者所赐、会员推荐及本网站从各种报刊杂志转载之文章,其著作权、版权均归作者及出版者所有
    投稿邮箱:
    cxb9999@139.com

    海峡阅读网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福州文化传媒

    信息产业部备案
    闽ICP备09046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