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公告:     海峡阅读网投稿事宜  [admin  2009年11月7日]        
 海峡阅读网 > 乡土文化 > 正文
专题栏目
更多内容
最新推荐 更多内容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更多内容
福建电视台《百年福建·胡也频》专题片采访集锦         ★★★
福建电视台《百年福建·胡也频》专题片采访集锦
作者:黄 安 榕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2407 更新时间:2009-11-3 18:53:41

问:胡也频的家境是怎样的?金铺学徒的生活环境对他的人生有怎样的影响?

       答:胡也频原名胡培基,学名胡崇轩。福州市人。胡家祖籍在江西新建县,其祖父胡寿林因家乡灾荒,跟着卖麻布的商贩流落到福州,后在江西人组成的京戏班里演戏,先当青衣,后当老旦,是个著名的京剧老艺人,其家境在当时还称得上丰裕,于是在福州城边卖鸡弄置了一座宅屋。胡也频190354就出生在这一座老屋里。胡也频5岁时附读在人家的私塾里。祖父母去世后,戏班散了伙,家道中落。其父胡廷玉,先是在戏班里干活,后来在戏院里打杂,再后来以包戏为生。天气好,买票的观众多,就能有点收入,维持家计;要是下雨天,观众少了,不但没钱赚,还要赔本。生活煎逼着胡家大小,每天起床的第一件事,就是看天气。见到晴天,大家都乐了,要是阴天或下雨,就都发愁了!所以,丁玲和他结为夫妻后,描述了“特别关心到下雨”的缘故,说出了胡也频少年时,全家依赖父亲包戏谋生的艰难困境。

       1918年,胡也频15岁了,因为家庭生活所迫,只好到福州祥慎号金铺当学徒。老板见他聪明伶俐,叫他在柜台上做事,收拾打扫店面;替掌柜和先生们打水、铺床、倒夜壶;来了商客就装烟倒茶;一天到晚忙个不停,夜晚拼几张凳子在柜台里睡觉。也许,他干的这些活,比一般学徒“高了一等”,引起了别的学徒的妒忌。有一个比他年岁大的学徒,经常欺侮、作弄他,他想抗拒、叫唤,又怕吵醒掌柜的和其他师傅,只好忍气吞声,但在他心里尝到了学徒生活的咸酸苦辣。有一次,他被冤枉偷了掌柜的戒指,被捆绑起来,直到作坊里的师傅说出戒指在他那里做凭样,胡也频才被松绑,但谁也没有向他道歉,这件事使胡也频积愤在心,并产生了报复的念头。一个月后,他拿走掌柜的一副二两多重的金镯,只身跑到上海。但他总觉得这不是自己的东西,他做一件英勇的事,却对这事情本身有怀疑,一直没敢去兑换金镯。

问:他为什么要选择前往上海读书?

       答:也频刚到上海,找到一家“小有天”闽菜馆的楼梯下住了下来。他的差事:白天陪少东家到浦东中学去念书,晚上替少东家补习功课,还在店里打杂。这样干了一阵,少东家劝他也上学去。胡也频向往读书,希望将来能为社会多作些事。于是他兑换了金镯,把大部分钱存入银行,小部分交了学费,交了膳费,还了旅馆的债,从此,他脱离了学徒生活,成了一名中学生。他为自己起了一个学名:胡崇轩。这大约是1920年春天的事。

问:在上海浦东中学读书时期,胡也频的思想发生了怎样的变化?

       答:胡也频在上海浦东中学读书一年以后,其父才从亲戚口中知道儿子的下落。胡廷玉作为一家之长,闻讯抵沪,并托同乡把胡也频送到大沽口免费的海军学校,学习轮机制造。这时的胡也频一心只想成为一个专门的技术人才,只可惜好景不成,海军学校不久就停办了。他跟几个同学一起上北京,希望考上官费的大学,没有成功,又不能回家,只好流落北京,住在一个公寓里,一边帮老板记帐、算帐,买点东西,晚上就替老板的儿子补习功课,过着有一顿没一顿的生活。但这一段的经历却极大地影响了他后来的创作,使他的笔触不离现实,特别擅长于描写人生悲苦的场面。与此同时,胡也频结识了住在公寓里的穷大学生,他们崇拜外国作家,经常谈论歌德、拜伦、莎士比亚、契诃夫、托尔斯泰、高尔基等作家及其作品。胡也频受此影响,也怀着浓厚的兴趣跑旧书摊,读外国文学作品,读《新青年》、《每周评论》和《晨报》、《京报》副刊上鲁迅等人的新文学作品。文学打开了他关闭的孤独的心灵之窗,促使他不禁拿起笔来,去写出一个漂泊者饱尝“饥饿寒冷,孤单寂寞,冷淡的人世,和求生的奋斗。”(丁玲:《胡也频》)

问:介绍一下胡也频担任《京报》编辑的情况:

       答:192412月,胡也频以胡崇轩的名字,同项拙等两位朋友合编《京报》副刊,名为《民众文艺周刊》,为了办好刊物,多次拜访鲁迅,得到了鼓励和支持。胡也频以胡崇轩的名字在该刊发表《梦后》、《税》等作品,揭露了社会的腐败现象,反映了穷人生活的贫困。《京报》副刊《民众文艺周刊》编至192551221期止,从此,胡也频就在小公寓里,创作诗歌、小说和剧本。

问:在蒋介石发动“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胡也频的内心是怎样一个状态?

       答:1927年,蒋介石发动“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国内一时乌云翻滚。胡也频以前没有接触过革命,但他曲折的经历,使他与革命有一种天然的感情。大革命失败的血的教训,引起他的深思和痛苦(当时胡也频在政治上还不成熟,尚未成为一个具有马克思主义世界观的无产阶级革命者)。

问:1928年,胡也频在阔别8年之后再次回到福州,此时的他与8年前相比,思想状态有了怎样一个进步?

       答:胡也频和丁玲结婚后回过一次福州,时间大约在1928年春。此时的胡也频与8年前离开福州时相比,思想上成熟许多,因为他于1927年冬与共产党员冯雪峰在北京认识后,原来在他心中的憧憬在与冯雪峰的交往中日渐清晰。他通过阅读大量由鲁迅和冯雪峰翻译的苏俄文艺理论书籍,进而又读了马克思主义的社会科学、政治经济学和哲学书籍,对革命逐渐有了理解,逐渐左倾。

问:1928年胡也频回到上海后开始进行大量地创作,普及现代文艺,请您对他当时的工作作出评价,他的工作意义何在?

答:胡也频从福州回上海后,先是为《中央日报》编辑《红与黑》副刊。也频当时不了解《中央日报》是国民党办的,他只因为通过沈从文认识了时任主编的彭学沛,彭学沛是“现代评论派”,胡就以为《中央日报》也是“现代评论派”。当胡也频编了二、三个月的《红与黑》副刊后,逐渐懂得要从政治上看问题和处理问题,觉得这个副刊是不应该再编下去的,于是便辞掉了这份每月可以拿到七八十元编辑费和稿费的工作。这在当时靠倚文为生,卖稿不易的情况下,是一种很难得的举动。

1929110,胡也频和丁玲、沈从文自筹资金办起了《红黑》月刊,他们把杂志和出版社都定名为红黑,意思是横竖都要把刊物办下去。与此同时,他们还合编《人间》月刊,由上海人间书店发行,只出至第四期就停刊了。红黑出版社存在半年多,出版过六七期月刊和七八本书,于1929810停刊。其中有大量的事务,如跑印刷厂、校对、同书局商谈、代销、收款等,全是由胡也频一个人去做。他有不少作品发表在《红与黑》、《红黑》、《人间》、《现代评论》等刊物上。特别是1929年他写了《到莫斯科去》(中篇小说),1930年写了《光明在我们的前面》,标志着作家在创作上实现革命转换的开始。《光明在我们的前面》这部长篇小说,是胡也频最好的一部作品,它以五卅反帝爱国运动的广阔背景,展示了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革命群众运动,描写了革命青年的斗争生活,塑造了共产党人的形象,指出了革命运动的方向。同时还批判了无政府主义的“理想”、“自由”的反动实质;揭露了躲在象牙塔里文人那种超脱现实的幻想和他们创作的作品的空乏。这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没有足够的革命胆略,没有强烈的革命激情,是根本写不出那样的作品的。胡也频在写这部小说的同时,也实现了从小资产阶级立场到无产阶级立场的转变。该作品完成之后,他向组织上递交了入党申请书,193011月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问:介绍一下胡也频在济南组织文学研究会的情况

       答:胡也频的革命实践是从1929年在济南省立高中教书时开始的。红黑出版社停办后,胡也频他们欠了不小数目的债务,为了还债,胡也频只身前往济南省立高中教书。他成天宣传马克思主义,宣传唯物史观,宣传鲁迅与冯雪峰翻译的那些文艺理论和普罗(无产阶级)文学;同时在他领导下成立了一个文学研究会,参加的学生有四五百人,这已经不是文学活动,而是政治活动了,连校长和训育主任都不得不出席,不得不说普罗文学了。当时有许多学生拥戴他,每天天一亮,就有人在胡也频的房子里等着他起床,到夜深时还有人不让他睡觉,问这问那,大家都兴奋得无可形容。

问:介绍胡也频在左联中所做的重要工作,以及他在左联中的重要地位:

       答:胡也频在济南因宣传马克思主义,受到反动政府的通缉,被迫离开山东,转回上海。这时,中国左翼作家联盟刚成立不久,他就参加了左联,并被选为执行委员,担任工农兵文学委员会主席。其间,他在由王学文与冯雪峰负责的一个暑期补习学校教书。他很少在家,忙里忙外,虽然忙于革命工作,仍挤时间写作。他说:“以前不明白为什么要写,不知道写什么,现在明白了,就更该写了。”他的长篇小说《光明在我们的前面》,以及以工人生活为题材的短篇小说《黑骨头》,反映苏区新生活的短篇小说《同居》等,就是在这个时期写的。

       1930年冬,胡也频被左联推选为参加即将在苏区召开的全国苏维埃代表大会代表。1931117,当胡也频前往东方旅舍了解去苏区的具体时期和其他情况时,不幸被捕。同时被捕的还有左联盟员李伟森、柔石、殷夫、冯铿等人,27他们在龙华英勇就义,这就是著名的“左联五烈士”。当时同时被杀的共有23人。

       胡也频不是在革命高潮的时候涌上浪头,而是在革命暂时处于低潮的时候,提着脑袋迎上去的,决不后退!如果他那年轻的生命,不是被反动派的暴力所摧毁,无疑会写出更多更好的作品来。但他以自己的作品,真实地再现了那个时代人们对光明和黑暗的追求与抗争,从而确立了他在中国现代文学史上的地位。

问:介绍胡也频夫妇与沈从文的友谊;

答:1925年秋,胡也频同丁玲结婚,甜美的爱情生活促使他们更加努力的去探索、追求和奋斗。胡也频因为在《京报》编辑副刊《民众文艺周刊》,与作者常有稿件往来,为此认识了沈从文和丁玲,而且和沈从文成了文章知己。沈从文一贯与新月派、现代评论派有些友谊,始终有些羡慕绅士阶级,不甘于过着清苦的作家生活,是一个经常处于动摇的人,既反对统治者,又希望自己也能在上流社会有些地位。胡也频却是一个讲求实际行动的人,当他一接触到革命思想的时候就毫不怀疑,努力地去了解那些他从来没有听到过的理论。所以,胡也频也经常感叹他与沈从文那逐渐不坚固的精神上有距离的友谊。不过,后来也频夫妇与沈从文共同从事《红黑》杂志的编辑及红黑出版社的出版工作,生活和创作都有了新的方向,倒使他们之间的友情增进了不少。1931年初,沈从文从武汉大学抵达上海,他看见胡也频穿得很单薄,就把一件新海虎绒袍借给也频穿,117胡也频被捕时,身上就是穿着这件袍子进牢房的。

 

 

(注:2009229日,在福建电视台“新闻频道”办公大楼接受采访,由该栏目记者陈跃昕问,黄安榕答)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海峡阅读网

    主办单位:福建省阅读学会

    凡作者所赐、会员推荐及本网站从各种报刊杂志转载之文章,其著作权、版权均归作者及出版者所有
    投稿邮箱:
    cxb9999@139.com

    海峡阅读网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福州文化传媒

    信息产业部备案
    闽ICP备090462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