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公告:     海峡阅读网投稿事宜  [admin  2009年11月7日]        
 海峡阅读网 > 天下父母 > 正文
专题栏目
更多内容
最新推荐 更多内容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更多内容
我的母亲         ★★★
我的母亲
(信心·盼望·真爱)
作者:戴奕 文章来源:福建师范大学 点击数:2861 更新时间:2010-3-18 20:48:15
    在动笔之前,忽然记起张爱玲笔下有着这么一句,“于千万人之中,在时间的无涯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刚好赶上了。”也许,用它来形容我的幸运是贴切的。我相信是上天安排,让我遇见我的母亲,降落到她的怀抱。
    当我二十年前在羊水的温存里,感受那一份完全的保护时,母亲从懵懂的青梅少女开始蜕变成一个沉静慧质的女子。翻开泛黄相册看着那些以前的黑白照片上的母亲,回忆从我有印象时的母亲:有着秀美黑长的发,垂啊垂的就垂到了脚跟,然后轻轻的挽起用发髻盘在头上。有清澈静美的眼,从里面能看出很多的美好,所有的磨难在里面都能一点一点破碎。有姣好的面容,自然着若天之子。有修长细腻的手,藏着我那时难以理解的温暖,只要拉着,就能看见春花般的美好。就是这样一个女子,拥有了我,为我改变着她所能改变的,为我把她人生最好的时光都给了我,支撑着我,怀着信心走过风雨,走到更远的地方。
    父亲在我还小的时候就离开家去了北京。我又是懒的,更不会做什么家务。偌大的家,只靠母亲一人支撑,操持一切的家务。早晨母亲总是会比我先起很久,为的是准备我上学前的早饭。晚上,从下班回家的人流中那么容易的分辨出那张匆忙的脸,为的是在我晚自习前能让我吃得好一点。
    每日吃过晚饭,我便准备出门去学校。母亲洗碗,收拾下房间,就习惯安静的坐在客厅的椅子上看书,或是打毛线。竹签快速地上下移动,数不清的来回。毛线球在竹筐里不停的滚动,与竹筐摩擦的不规则声音成为整个房间唯一的声响。母亲在那里一坐就是一个晚上。
    我是不会知道也不可能知道母亲在那些年的那些一千多个夜究竟是怎么过的。也许母亲会想明天需要为我准备的每一顿餐,或许她会想起远在北国的父亲。但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她没有出门,那些夜的美好和公园里的风是与她无关的。每天的她陪着空荡而安静的房间说着同样的话。但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她在等我回家。     她在等我。
    等我,回家。     那天,我提早回家。推开门时发现母亲趴在桌上睡了,睡得安稳,面容安详却透着疲惫。平日母亲是沉默,不多言语的。但一直以来,母亲见到我回家就会笑,笑得让我觉得温暖,可以轻易破碎冬夜的寒。轻轻的那一句“回来了?”我便可以觉得那么安心,轻轻回答一声“嗯。”然后一头扎进书房,不再说话。
    但是那天不同,是我站到她的身旁,是我弯下腰,轻轻地在她耳边告诉她,“妈,我回来了。”
    那时,我分明可以看到岁月打磨母亲精致容颜留下的痕迹:青丝中已夹杂的白发和额上隐约可见的纹,像年轮一般涟漪开来。
    然后,我的母亲醒过来时看见我,笑得依旧拥有着那么好看的温暖,让我霎那可以洗掉夜的露水,抖落满身的疲惫。她用一如往常的安宁的语气和我说,“你回来了,我去给你热牛奶。”
    那时,当母亲走进厨房,澄黄的灯光均匀撒在她的脸上,身上时,我分明可以看到一个日渐衰老下去的身影,明明疲倦却为着她的寄托坚强的存在,这给我的心灵里注入了多少的信心,多少的勇气,多少的理由一直勇敢的走下去,我并不清楚。只知道在挫折面前,我始终怀着信心,从未低头。我也终究明白母亲的笑是为我而存在的。等待我回家,看我无恙的回家在她的眼里,就是她的幸福,是她很大很大的幸福。     我的信心是母亲沉默不多言语却温柔的等待,是母亲不说的对我的爱,恰恰是这样的沉默等待,陪伴着我在前行的未知风雨的路上,也恰恰是这样的温柔等待,温暖着我在飞行的不明成败的途中。          几年后,我要随父亲去北京读书。在送我去机场的路上,母亲告诉我,“到北京要好好读书,以后一个人住校了,要记得照顾好自己。”然后母亲哭了,静静地流泪,“不要想家,很快就会回来的,我在这里等你。”这是我见到我的母亲唯一一次哭。那些泪,折射出的是多少不舍,弥漫开的是多少的牵挂。也许,可以从寄来的件件厚重的毛衣里看出。也许,可以从打来的电话里的温暖的话语里读懂。
    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那些厚重的毛衣里我看出不舍。千里之隔的话语间,读懂那份专属于我母亲的爱。那几年,我安心的学习,学了很多忘了很多,但始终记得的是那句淡淡的“我在这里等你。”
    不舍牵挂却充满期待的等待,是母亲不说的对我的爱,是母亲对我的盼望。
    高中在北京,大学在福建,三年来,以后的四年或许更久,我都很少有时间再回到母亲的身边,看她的笑,听她话语的温柔。但母亲,我的母亲却依旧在江南的家中等我,等我无恙的回来。一等等了这么多年,现在依旧那么义无反顾的等下去。母亲的等待是她对远在他乡孩儿的盼望。走过多年,她早已经习惯了等待,习惯在等待里融进她对我所有的期盼,所有的爱。我的母亲哟,请等我再往前一些,再往前一些,走进你那盼望的目光里,来换回一些又一些你的年华,你的笑意。每次过年回家的时候,我会把时间的大部分用在待在家里陪我的母亲。我的母亲还是那个不多言语的女子,只是不再拥有青梅少女的懵懂,多得是那份沉静慧质。还是那清澈的眼,只是少了一点美好,融进了些许风霜。只是姣好的面容消逝在时间的年轮里,修长细腻的手有着曾经的温暖却很难再找到痕迹。但我庆幸的是,每次走向接机口时,我可以很远很远的望见母亲的身影,望见那让我觉得可以破碎冬夜的寒冷的笑,望着望着就望见了悠长岁月里历久弥新的真爱。
    也许,对母亲来说,我的存在是她愿意那么甘愿等待的原因。我的存在是她存在的理由。
    母爱如斯,她对我的爱,终究是不悔的,就如她初见我时的心动如斯,那么义无反顾的爱下去。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zlc237 
  • 上一篇文章: 没有了

  • 下一篇文章: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海峡阅读网

    主办单位:福建省阅读学会

    凡作者所赐、会员推荐及本网站从各种报刊杂志转载之文章,其著作权、版权均归作者及出版者所有
    投稿邮箱:
    cxb9999@139.com

    海峡阅读网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福州文化传媒

    信息产业部备案
    闽ICP备09046259号